广州协干服饰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
传真:020-8361355
电话:020-8361354
邮箱:admin@cnzzpc.com
产品类别

国际皮草品牌加速布局中国市场

  随着中国作为奢侈品新兴消费大国对毛皮产品需求的迅速上升,世界顶级皮草品牌纷纷加快了在中国市场的扩张步伐。
  
  今年初,第38届中国国际裘皮革皮制品交易会(下称皮交会)吸引了来自美、欧、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俄罗斯以及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厂商参展,展会结束后,丹麦哥本哈根皮草立刻就在中国7个城市举办了历时4个多月的“幸福代言人”选拔活动,该活动成为其进入中国市场20年来规模最大的推广活动。
  
  中国皮草消费进入快速上升期
  
  尚普咨询发布的《2011~2016年中国毛皮服饰市场调研报告》显示,全球毛皮产量已经进入了相对稳定的时期,而我国毛皮消费却呈现出快速上升的趋势,已成为全球毛皮消费大国。据中国皮革协会统计:2011年1~10月,规模以上毛皮及制品企业工业总产值为475亿元,同比增长29.2%;2011年1~10月,规模以上毛皮服装产量241万件,同比增长12.6%;2011年1~9月,全国毛皮鞣制及制品行业利润总额为31.5亿元,同比增长24.6%;2011年1~10月,我国毛皮及制品(不含生毛皮)出口22亿美元,同比增长47.3%。
  
  “毛皮行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空间将无比广阔。”国际毛皮协会(IFTF)主席史蒂文·赫维茨在日前举办的皮交会上表示:“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不断提升,人们消费意识的不断更新,毛皮已不再是权贵阶层、明星的专利,而将日趋普及,并更加时尚和休闲化。”
  
  欧美由于债务危机的影响,高端消费能力受到严重冲击。相比之下,中国市场对包括皮草在内的奢侈品消费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的皮草消费文化历史悠久,对于那些寄望掘金中国市场的国际皮草品牌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诱惑力。
  
  哥本哈根拥有全球最大的皮毛拍卖行,每年举行5次世界级的毛皮拍卖会,拍卖超过2000万张水貂皮及数量可观的狐狸皮、羔皮、獭兔皮等,占国际毛皮拍卖市场份额的半数以上。哥本哈根皮革销售总监肯尼斯·洛贝格表示:“2011年哥本哈根皮草全球销售额15亿美元,中国市场就贡献了70%。在中国市场,皮草拥有不可估量的市场潜力。保守估计,2011年中国市场销售的貂皮大衣约为85万件,以每件貂皮大衣零售价平均两万元计算,全年的零售总额高达170亿元。中国皮草服装的销量之大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发力二三线市场
  
  “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前景广阔,我们必须保持高度重视。”肯尼斯·洛贝格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每年都要开展新的活动来支持各种合作伙伴,包括零售端的、生产端的。我们的各种项目,包括零售项目、生产项目,以及我们和清华大学联合推出的皮草总裁培训班项目,使得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增长了50%。”哥本哈根皮草是国外时装界首个在中国通过全国性选拔寻找代言人的品牌。肯尼斯·洛贝格表示,此举目的是率先在中国培养时尚新锐,将极富前瞻性的创新思维根植于中国本土,“为全球皮草行业在中国的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在中国的皮草消费文化历史中,皮草向来是东北的专属。但国际皮草品牌在中国的业务绝不仅限于东北,而是在中国呈遍地开花之势。肯尼斯·洛贝格表示,哥本哈根皮草不仅在东北市场销量巨大,而且在华东、华中、西部地区也开始迅速增长。
  
  哈尔滨国际皮草城副总经理李汝梅表示:“皮草消费已经不是东北地区一统天下,华北、华南,甚至南方等地区的购买力开始显现。”李汝梅说,皮草的消费不再受气候、材质、款式及色系等因素的局限,近年来制作工艺和时尚元素不断加强。由于奢侈品的定位及顶级品牌的影响力,皮草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喜爱。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中国经济一直保持了快速增长,人们的消费能力持续提升,有庞大的消费人群。
  
  本次“幸福代言人”选拔活动,哥本哈根皮草选择了沈阳、上海、北京等7个城市作为主、分赛区。同时,哥本哈根皮草还在中国各地与领先的皮草精品店合作,包括哈尔滨KC皮草、长春巴黎春天皮草、沈阳应大皮草旗舰店、大连圣邦皮草、太原丽盛貂皮、北京柏迪皮草和上海MATTIAFURS,以期在中国取得更加广阔的市场。
  
  除一线城市外,二三线城市的皮草市场也不容小觑。中国毛皮“重地”浙江省余姚市,其2011年裘皮服装服饰交易量已占到全球的1/7,并成为全球最大的水貂皮服饰交易集散地。由于全国市场的带动,河北省近10年来也已在阳原、肃宁、辛集等地形成了一个个特色产业集群。目前,皮草行业已成为不少地方的支柱性产业。
  
  除了广泛布局外,深挖二三线市场也成为国际品牌布局中国市场新的策略。肯尼斯·洛贝格表示:“20年来,中国市场成为哥本哈根皮草的焦点所在。中国市场带给它的丰厚回报不断增强其在中国市场开拓的信心和决心。未来哥本哈根皮草将加强在中国已有项目的投入,同时开始把触角深入到二三线城市,因为我们看到了其中的潜力。”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