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协干服饰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
传真:020-8361355
电话:020-8361354
邮箱:admin@cnzzpc.com
产品类别

“极寒”爽约 囤货服装商恐血本无归

“极寒”爽约 囤货服装商恐血本无归   今年关于“千年极寒”的预言一度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气象部门辟了谣,但部分服装商早早押宝在这一传言上,大量囤货,意欲大赚一笔。
  
  随着棉价的下调,囤货的服装商开始苦恼了,“今年冬天来得晚,棉价再往下降的话,这些没卖出的羽绒服的价钱就更要往下走了。”在上海经营服装店的张萍告诉记者,靠关系才从厂商那儿拿到这一批羽绒服的,如今天气回暖,看着这批囤货,张萍很无奈。
  
  今年10月份两次大范围降温,使防寒保暖服装较往年提早上市,零售量同比出现较大增长。然而这一态势没有持续多久。
  
  “下半年成本暴涨,厂家都开始提价,所以今年冬装特别贵,”张萍告诉记者,“现在好一点的羽绒服动辄上千元,卖得并不好,现在存货很多。”
  
  “其实羽绒市场在2000年之前一直比较稳定,羽绒价格一直维持在几万元/吨的水平,”浙江乔而乔科技的负责人姚月均回忆,“2005年有传言说会是个冷冬,所以各大厂家都加码生产羽绒服,羽绒价格也就上涨了。”姚月均说,当时羽绒价格最高达40万~50万元/吨。
  
  2005年的暖冬粉碎了很多商家的发财梦,不少羽绒服厂家倒闭。今年,很多厂商都盼着长时间低价徘徊的羽绒服市场能有起色,孰料“冷冬”又一次爽约,羽绒服也滞销了。
  
  老李是山东烟台一家服装加工企业的业务经理。他告诉记者,“我们公司现在最头疼的还是现金不够”,由于对冬装投入过大,现在这些压货难以变现。
  
  而关于汉正街服装老板因囤货卖不动而跳楼的传言也在服装业内广为流传。在汉正街万商白马商城,多家服装店老板称,确实听到有老板因冬装压货太多跳楼,只是事件的原由五花八门,跳楼者姓名店铺语焉不详,无法求证。
  
  “再不降温,我真要跳楼了!”问及是否有人跳楼时,万商白马6楼一服饰店老板陈光德如是说。他做服装批发生意近30年,没想到今年却栽在谣言上。今年9月,“千年极寒”的消息满天飞,他也想赌一把,往年冬天进2万件棉衣,今年多进了1万件。到现在,这1万件棉衣堆在仓库里销不动,“现在就是亏本处理,也没有人要”。他说,一件棉衣服亏80元,至少要亏40~50万元。
  
  按惯例,每年12月底,服装批发老板就要抢着订明年的春款了,陈光德十分为难,现在资金全“套”在棉衣上,想找银行贷款,又怕银行知道此事后不愿贷款。
  
  从万商白马一楼到七楼,逐一走访发现,多数棉衣、羽绒服的店铺生意冷清,部分冬装已开始降价甩卖。二楼风衣世家精品女装新款棉衣125元一件。该店老板温见红说,就算降价甩卖,一天也卖不了三五件。三楼的美国花花公子服饰店内,门口的羽绒服正以“98元”的超低价甩卖,店内两面墙上挂满羽绒服,地上则堆着客户退回的货品。“昨天又吃了个‘零蛋’。”店老板陈阿光边说边用双手比划了一个圆,“一年租金40万,两个仓库堆满了近5万件羽绒服,元旦一过,生意更冷清,再不降温,就要亏血本了”。
  
  姚月均指出,企业的生存之道应该是“按照自己的销售量来下订单,企业要生存不能看天,不然会输得血本无归。” 返回上页